|
|
|
|
|
|
|
|
|
最新提示:
   热点文章
  文化馆概况
  群文动态
  免费开放
  艺术欣赏
  非遗保护
  培训辅导
  群众团体
  大数据分析
  慕课学习
德安县文化馆 > 艺术欣赏 > 文学戏剧 > 文章内容
犀牛洞的传说(民间故事)
时间:2015-07-31 10:51 来源:未知 作者:德安县文化馆 点击:

犀牛洞的传说

闵期凡  整理

在博河中游的大金山的东侧,有一个神密的石洞,关于它流传着一个悲壮而又动人的故事——

犀牛施妖法    百姓遭劫难

相传很久以前,大金山一带地沃民富,百姓祖祖辈辈过着男耕女织、鸡犬相闻的太平生活。

可是,有一天,突然天昏地暗,狂风大作。一头龀牙咧嘴、浑身溜黑,鼻尖上长着两只犀利的卷角的怪兽,卷着一股巨洪顺着大金山脚下的一条小河汹涌而来,占据着离小河很近的大金山东侧的一个石洞。

从此,每当春夏之交,大金山一带大雨滂沱,山洪暴发,这石洞便涌出巨股洪水,淹没大片的庄稼,冲毁大批的房屋,而当秋夏交替,这里骄阳似火,大地生烟,田地干涸的时候,这石洞又滚出一团团烈火,烧毁山林,庄稼、房屋……

占据这石洞的怪兽是由一头犀牛修炼而成妖精。它凶恶而又残暴,妖法无边,不仅能呼风唤雨,而且变化无穷,它仗着妖法,到处为非作歹,残害百姓。这次,它打算定居这个石洞,因此,它一到这里就抓来几百个能工巧匠和民工,把这个石洞建成了一座豪华而精美的宫殿。

宫殿建成后,它又在民间挑选了几百名少男美女供它玩乐。这还不算,每年它还要挑选少男少女各十名“进宫”,并且每月初一、十五,各家都要给它送去大量的贡品,稍有不满或抵抗的,它就要施展妖法,轻的全村遭殃,重的诛连几村。从此,大金山这一带真是暗无天日,民不聊生。

欲斗犀牛恨无法    千里崂山求高道

犀牛精的残暴,百姓人人切齿痛恨,都想把它除掉,可是它妖法无边,谁能斗过它呢?所以百姓只能看在眼里,恨在心上。

但是,人们并没有都被它的妖法所吓倒,要制服它的人,从没有停止过努力。

在大金山上,经常会出现一老一少的两个采药人,老的慈眉善目,银须飘拂,人们称他为“药翁”少的长得浓眉大眼,身体健壮,人们称他为“药崽”。他们行医采药的师徒俩,住在大金山西边的一个小山村里。他们采药时多次目睹犀牛精为非作歹,残害百性。每一次,血气方刚的药崽都气得怒目圆睁,咬牙切齿,要下山与犀牛精拼斗,可是每次都被慈眉善目的师父厉声喝住。药崽总是愤愤不平,悠悠不乐。

有一次,一个被犀牛精选中的少女不愿遭受犀牛精的践踏,撞壁身亡。犀牛精狂暴起来,把那个村庄踏成了平地,村里的百姓全部被杀光。药翁和药崽在山上看得一清二楚。药崽气得牙齿咬得咯咯响,他再也忍受不住了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师父面前:“师父,我们行医采药不就是为了使大家康乐幸福吗?可是犀牛精这样残害百姓,我们行医采药还有什么用!师父,您让我去和犀牛精拼斗吧,纵然被踏成肉泥,我也心甘情愿!”

药翁看一身正气的徒弟,不禁喜上眉梢,不枉自己多年的苦心。他捋银须问道:“你凭什么能跟犀牛精斗呢?“

“我有力气,还有这把药锄!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药翁开怀大笑。“如果这也能斗过犀牛精,那它还算什么妖精!别去枉送一条性命。起来吧,听老叟说来——”

药翁在一块大青石上坐了下来,忽然双目圆睁,射出智慧和愤怒的目光,右手用力一捋银顺:“犀牛精这罪孽谁不痛恨,师父恨不得扒它的皮,吃它的肉!可它妖法无边,单靠力量,纵然有千钧之力也无奈它何!要制服犀牛精,顺得降魔镇妖道法,这道法如今只有空游道长一人独掌……”

“那……到哪儿去找这位道长,难道找不到他只能看着这妖怪残害百姓吗?”“不!空游道长正在青岛崂山修行,徒弟呀,你要斗过这犀牛精,必须改掉你这火爆脾性,到崂山拜师学法!”

就这样,药崽暂且把对犀牛精的仇恨埋在心底,背着简单的行装,拜别师父,跳上了艰难的求法之道。

崂山,自古以来就是高道云集的地方。奇院林立,境界似佩。那空游道长乃是崂山首屈一指的高道,他德高望重,修行精诚,道法高超,特别是他独掌的降魔镇妖法,更是一手绝招。

但是,大金山距崂山千里之远,且路途艰难,药崽不稳中有降翻过多少座山,淌过多少条河,风餐露宿,忍饥受渴,终于走完了一千三百六十里,来到崂山,又几经周折,才被引见空游道长。

这空游道长真似太岁神降世,白发披肩,银顺垂胸,那道特别浓剑眉如染霜带雪,那剑眉下面的一双眼睛里,闪出奇异的光。

药崽见到道长,跪倒便拜,并且真诚地述说了自己的来意,那道长听了,一皱剑眉,眼睛迸出一道逼人的寒光,说道:“善哉!犀牛精这孽障恶惯满盈,罪当可诛,好吧,我收你做弟子,但学法之前,你得面壁三月,这三个月,嘴不可言语,目不可斜视,心不可邪想!”说完,他飘然而去。

药崽虽然不理解道长的意思,但也只得照办,面壁而坐。这三个月真比三年还难过,药崽哪里受过这样的寂寞,可是想到师父的嘱咐,想到犀牛的残暴,也只好耐着性子。

说来也奇怪,三个月之后,药崽竟象变成了另一个人,显得异常的冷静、沉着,说话也有条不紊,颇有道家弟子的气质。这之后,每到子时,道长就带他到一个偏僻的小院,精心传授降魔镇妖法。

一天,空游道长对药崽说:“你已悟法之真谛,而犀牛精正在作恶,你该下山了。下山后,切不可滥施道法,要慈善为怀。贫道无别相赠,只这把镇妖神剑送与你,它能帮助你斗败犀牛精。”

药崽虽然对道长和崂山依依难舍,但想到犀牛精还在作恶,百姓还在受难,便毅然接过神剑,拜别道长,挥泪步下崂山。

道高一尺  犀牛伏法

话说药崽下了崂山,日夜兼程,终于回到大金山下。回来那天,正巧碰到犀牛精又在施妖法作恶。只见那犀牛精化作一个面目狰狞的汉子,率领一群人面曾身的小妖卷着一股恶洪向一个村子涌去,只见犀牛精站在洪浪尖上,趾高气扬,大叫大嚷,好不得意,眼看着这个村子就要在劫难逃,说时迟,那时快,只见药崽口中念念有词,接着神剑一挥,那股恶洪就倒翻过去把犀牛精和众小妖卷得前俯后仰,爬的爬,滚的滚,乱作一团,犀牛精好不容易站稳脚根,它挨了这当头一棍,知道来了强劲的对手,但它哪里肯善罢甘休,只见它恼羞成怒,瞪着一双大黄眼,率众妖便和药崽斗起法来,这一场恶斗,直斗得山摇地动,天昏地暗,那真似孙大圣大闹天宫战众神,又似那哪叱闹海斗群龙。尽管犀牛精施展出它的全部妖法,但都被药崽的降魔镇妖法一一所破。最后犀牛精化作一条毒蟒凶恶地扑向药崽,但见药崽镇定自若,口中念念有词,突然,半空里扑下一只雄鹰,利爪紧紧地抓住蟒身,坚硬的钩嘴叼住蟒头,毒蟒不能动弹了,犀牛精终于现出了原形,趴在药崽面前,药崽怒斥犀牛精:“犀牛精,你为非作歹,残害百姓,恶贯满盈,死有余辜,你还有何话可讲?“

别看犀牛精平时穷凶极恶,不可一世,可是到了现在这个地步,它都变得非常驯服,并显出一副可怜相,它哀求药崽道:“法师爷饶命,小妖作恶多端,罪当可诛,但法师爷慈悲为怀,且姑念小妖不通人性,已有悔悟之意,恳求法师爷饶小妖一命,小妖定当改邪归正,将功赎罪。

药崽本性善良,三年学道,他变得更加慈善,犀牛精的那副可怜相,就使得他的心软了三分,现在听了犀牛精的哀求,心中的怒火就熄了大半,他想:好斗好杀,有违道家宗旨,不如给个赎罪的机会,那倒真是不慈不善了,况且,有我的降魔镇妖法,量他也不敢再作恶。

犀牛见药崽怒色渐失,更大胆地哀求道:“只要法师爷留小妖一命,小妖马上放出洞中的少男美女,以后多为百姓谋益,并愿一切听法师爷吩咐。”

“善哉,善哉!只要你改恶从善,不再残害百姓就够了,若恶性不改,下次定将杀不饶!”

“谢法师爷饶命之恩”,犀牛精爬起来,退了回去。

魔高一丈   药崽遇害

药崽回到村里,才知道药翁在一年前就已故去,药崽到坟上烧了纸钱,点了香,

并默默地把制服犀牛精的喜讯告诉了九泉之下的师父。

药崽回到家里,收拾好屋子。为了防止犀牛精恶性不改,他在供桌的中间放了一碗水。这碗水有着奇妙的作用。药崽能从这碗水中监督犀牛精的举动,而犀牛精走近这个村子却只能看到一片汪洋大海,怎么也找不到药崽的住处。

犀牛精回到洞中,只得忍气吞声把那些抓来的少男美女都放走了。它既庆幸自己活着回来,又对药崽恨得要命。它知道,有药崽在,它就永远过得不自在。

因此,犀牛精斗法败回之后,虽然表面显得老实,但暗地里总寻找机会除掉这个对手。它多次趁着药崽不注意想摸进村子,喑害药崽。可是,每一次它在那“大海”里摸了半天,也没有找到药崽的住处。后来,它终于想出了一条毒计。

一天,药崽采药回来,由于过分的劳累趴在桌上睡着了。犀牛精马上感到药崽失去了对它的控制,它立即化成一个慈善的老头,在那“海边”溜哒。

这时,一个十一、二岁的牛童骑着一头大公牛,唱着山歌,从“海”里走了出来,悠然地在山边上放着。

犀牛精暗自高兴,走上前去很亲热地和这小孩玩耍起来,一会儿便和这小孩熟悉了。

犀牛精忽然问牛童:“孩子,你恨不恨犀牛精?”

“那坏蛋谁不恨!可现在它被药崽叔斗输了,射在洞里都不敢出来了。”

“不,犀牛精并不在洞里,它被你们药崽叔抓走了”你药崽叔把它放在一碗水中,在他家的供桌上呢。”

“真的?”

“可怎样才能打死它呢?”

“那还能有假!你既然恨它,何不去把它打死。如果让它跑掉了,那它就更凶啦。”

“那还不容易,你只要把这颗小珠往那碗里一放,它就会掉到地上,拣块石头一砸就死了。”犀牛精交给牛童一颗象佛珠一样的小珠,停了一下,他嘱咐道:“你可不要让你药崽叔看见了,他可不让打呢,他讲慈善。”

牛童听“老头”这么一说,想起犀牛精以前的罪行,他不禁咬紧嘴唇,握紧拳头,恨恨地说:“好!我这就去砸死那个大坏蛋!”

牛童来到药崽门口,往里一看,见药崽正趴在桌上睡着,他便悄悄地溜进屋里趴在供桌,往那碗中一看,啊!犀牛精真的躺在碗底,可好象又不在确定底,似乎在很远的很远的地方。那对尖角,那双露着凶光的黄眼睛,还有那对露出嘴唇的大尖牙,能看得清清楚楚,真令人望而生畏。

那牛童一看到它,就恨得直咬牙,伸手就去抓那碗,可那碗就象生了根似的,纹丝不动。牛童猛然记起了“老头”给他的那颗珠子,他忙拿出来,往碗中一放,当那珠子刚碰到水面时,突然“隆”的一声,那碗便升腾起一股浓烟,直冲房顶。浓烟过后,那碗水就变得浑浊不清,犀牛精也不见了。就在这时,那“老头”突然跑进屋来叫道:“法师爷,睡着啦,永远睡去吧!”接着他一挥手掌,七道寒光直射药崽,只听见药崽一声惨叫:“哎呀——谁人助妖破我神法!”药崽叫罢,坐立不稳,歪倒在地。

牛童悔悟助镇妖   神剑染血定犀牛

牛童见药崽一声惨叫,歪倒在地,真大吃一惊,再定神看时,那老头早已不见了,牛童扑过去跪在地上,抱着药崽的头哭叫着:“药崽叔,你醒醒,你醒醒,是那老头叫我把一个小珠放进碗里,能砸死犀牛精的……”药崽慢慢地睁开眼,吃力地叫道:“哎呀!你发糊涂,那老头是犀牛精幻化的。快!去叫人把我背到犀牛洞,把我的神剑取来!我已中犀牛精七根丧命毒针,毒入骨髓,再过一个时辰,我命休矣!”

牛童听罢,真是悔恨交加,忙取下壁上的神剑,交给药崽。急切地说道:“人没有我的牛跑得快,我们骑牛去罢。”不一会儿,牛童牵来了他那头高大的公牛,扶药崽上了牛背,自己则跨在牛脖上。一挥牛鞭那公牛便似战马般的飞奔起来。不一会便到了犀牛洞口,守洞的小妖一见,忙进去报告。

药崽令牛童把牛赶到洞口的石阶上。他抽出神剑,强忍着毒气攻的痛苦,念完祷法词,接着猛一抹左手中指,一股鲜血顺着剑刃流淌……刹时,那剑金光闪闪,他吃力地举起剑,拍击洞口顶上的岩石,一下、两下……不在此列要拍第三下,也是最后一下的时候,药崽突然感到血往上涌,两眼发黑,手往下垂,眼看着剑要坠地,而正在这时,犀牛精率着众妖直往外冲。就在这千钧一发的刻,牛童毅然从药崽手中接过神剑,迅速地站在牛头上,猛一击洞口顶,只听见“轰”的一声,从洞口顶垂下一块剑形巨石,闪出一道道针倏般的金光,劈面截住犀牛精,犀牛精绝望地长啸一声“唛……”退回洞去也在这时,药崽倒在洞口,安祥地闭上了眼睛。那把神剑也毫无光彩,变得又沉又钝了。

(现在,我们还可以看到垂在洞口的一块剑状巨石。)

从此,犀牛洞平静了。从那洞中流出一股清泉,那泉水又清双凉,源源不断……

现在,在犀牛洞前修了一座中型水库,叫“新田水库”。犀牛洞被淹没有水库中,从犀牛洞流出的清泉都积蓄在水库里。因此,新田水库的水显得格外的清、格外的纯、格外的凉。看到那清澈的碧水,人们总会想起这个悲壮而动人的传说。




(责任编辑:德安县文化馆)